<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老輩人在生產隊的遭遇5

      同村有位大嬸,為人很是善良風趣,大大咧咧的,說話做事雷厲風行。她是那種大家聚在一起聊天時,聲音最大,表情最豐富,話句而又最幽默的那種人。在我還小的時候,每到年關,大人手里的事情都忙完了,就會在同村的一戶人家聚在一起,打打牌,炸炸金花,賭賭小錢消磨時光,這時候去的最多的,就是這個大嬸家里。所以我的童年記憶里,有這么一段情景印象,大概就是很多大人圍著一張八仙桌在玩著牌,我們幾個孩子則聚攏在一起,顫縮縮的聽著大嬸講著嚇小孩的鬼故事。當時覺得她說的可嚇人了,比如說什么地里的蘿卜到收獲時變成一根一根雪白的人手臂;夜里風吹過稻田,稻一片一片的被壓伏,是因為有鬼在飄;池塘里無緣無故的冒氣泡是因為水里有魚精吃飽了在打嗝……種種,種種,不勝繁多。

      鑒于以上說的諸多故事里,很多都是粗糙的嚇小孩言論,所以我就只是一帶而過,但今天要和大家提起的,是另一件真實的事情。

      大嬸名字叫桂娣,以前的女子很多都被取名叫什么娣,什么娣的,大概意思是下胎想要個男孩給她做弟弟吧。桂娣大概在70年代中期的樣子,嫁到了我們村子,對象是一個老實的莊稼漢,兩人據說是奉行了舊社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做法,經人介紹就簡單的結了婚,這種情況在當時也并不算少見,所以桂娣就這么安穩的生活了下來。一段時間過后,桂娣和村里人都熟絡了,在生產隊里干活,往往都是她和大家開玩笑,聲音最大,也笑的最肆無忌憚,這就讓村里的姑娘們打心眼里也喜歡上了這個豪放的外來媳婦,愿意和她交流,和她說一些平時不愿意開口的事情。

      這年秋天的一個下午,隊長安排桂娣和有娣去壩邊上收割一畝田的稻子,兩人像往常一樣開始了勞作。有娣是個少言寡語的人,平時大隊里鮮少看到她開口說什么,做事情也不聲不響,從不發表自己的意見,完完全全的一個悶油瓶子。但是桂娣是個閑不住的人呀,開始想找各種話題想和有娣聊聊天,解解悶什么的,結果很多時候有娣卻只是笑笑,只回應個一兩句其他就什么也不說,這讓桂娣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做著手頭的活計。一直到太陽西斜的時候,田里的活做的差不多了,兩個人就坐在田埂上歇息。有娣喝了一口水,眼睛看著遠處一片樹叢,目光迷離而又深邃。“桂娣,平時你聲音這么大,你怕不怕鬼啊 ?”正在系著鞋帶的桂娣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是有娣在找自己說話呢,這下她來了勁,兩只手用力的緊了緊鞋帶,回答道“怕啥鬼啊,主席雖然光榮了,但是我們依舊要堅信科學呀,什么牛頭馬面,怪力鬼神的我可不信。”有娣側過頭來,打量了她一會,就說“那肯定是你沒有見過鬼呀,你要是真見了鬼,你嘴巴就不會這么講了。”這一下倒是激起了桂娣的興趣,“我好好的一個大活人怎么會見鬼呢?別說他沒有,就算是有,鬼也會怕我!”這句話說完,便是幾分鐘的寂靜。“你突然問我這個事情,難道你見過鬼啊 ?”桂娣接著問了下去。有娣依舊是沒回答,只在手里把玩著鐮刀,過了好一會低著頭輕輕“嗯”了一聲。

      桂娣得到了有娣的回應,感覺渾身舒爽,趕忙又問下去“真的假的哦,說的這么邪乎,你把事情講給我聽聽呢,不然我不信的”,有娣眉頭皺緊,舔了舔嘴唇,然后雙腿交叉,兩手往后撐在田埂上,清了一下喉嚨,開口道“那天傍晚時候,大隊里的活做完了,我放工回去,等到吃完了晚飯,天已經全黑了,我心想就洗洗睡覺吧,這時候我爹爹走進來問我家里怎么少了一把鋤頭,我仔細回想,應該是我在下午干活休息的時候,怕把褲子弄臟,就坐在鋤頭柄上,鋤頭現在應該放在一個田溝里,我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了我爹。莊稼人總是這樣,東西不收好晚上覺也睡不好,他說他去拿回來,我一時心軟,就說還是我去把,反正我也還沒洗澡,也不遠,借著月亮就知道在哪,也省的你再找,我爹爹就同意了。我就重新換了布鞋,往田里走。走到村東頭,我就隱隱約約的看到不遠的土地廟里有亮光,是暗紅色的亮光,一會亮一會暗,怪嚇唬人的。當時我心里想,可能這是同村哪個人去土地廟里求什么了,點的長明燈吧,也就沒怎么當回事,繼續往田那邊走去。等到真的要走到土地廟的時候,我還是有點害怕,就繞到下面的田埂那邊,從前面田地里穿過去。我低著頭,心里念阿彌陀佛,告訴自己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都是自己嚇唬自己的事情,結果走到土地廟正面前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土地廟,這一下可把我差點嚇死,我看到土地廟里面有兩個穿著黑色長衣服,白袖子外翻的東西在跳來跳去,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臉面,但是那個衣服卻是黑的發亮,暗紅色的光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像是從廟里房梁上發出來的光,那光一會亮一會暗,那兩個東西也一會亮一會暗,圍著供臺左右扭擺著,兩只手一樣的物件一會垂到地上拖著走,一會又舉在肩兩邊隨身體來回轉,頭的位置一會低,一會高,光照過來的影子時長時短,總之你不知道,我當時直接就發抖,兩個腿打擺子,一步都走不了,就一直盯著廟里看,我想閉上眼睛,但是就是一直盯著看。廟里的光后來慢慢的暗下來,那兩個鬼也慢慢停下來,站著一動不動,直到我什么都看不見了,那邊黑漆漆的一片,然后我就突然想到,現在是廟里暗,外面亮,那我不是也被看的清清楚楚么?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越發強烈,我甚至能感覺到廟里就有兩個東西在盯著我看,我想開口喊,喊別人來救命,但是聲音也一點都發不出來,我感覺那時候自己就要死了。果不其然,借著月亮,我看到廟里探出來一只手反按在外面墻壁上,那個墻壁雪白的,但是那個手卻是黑的像墨水,慢慢的貼著墻往外伸,接下來我就看到了那個翻卷起來的白色袖口子從廟里移出來,袖口子后面又是墨黑的衣服,就這樣一連伸出來了4只手,我直接就暈死過去了。后來我醒過來就在家了,我爹爹說我在土地廟那邊的田里摔了一跤,把人摔暈了,他等我一會還沒回家,就來找我,把我背回來的。我對他說遇到的這個事情,你也知道他是一個很完全的共產主義布爾什維克,根本不信這些,只讓我別多想,多休息休息。后來這個事就被我壓在心里了,說給你聽,你信不信?”

      桂娣聽的后背發涼,但也勉強笑了笑,拍了拍有娣的肩膀 “大妹子別怕,這光天化日的哪有這些東西呀,我聽老人家說人身上有三把火的,我們年輕火燒的旺,沒有什么歪理邪氣的東西趕招惹我們的,可能的確是你勞累了,沒休息好有點自己的想象也正常的呀,我說話也不中聽,你別往心里去哦”。有娣聽到她這么回答,略顯失望,但是也默默的點點頭。桂娣看著她有些失落的神情,覺得自己說的話可能讓有娣不開心了,就又打趣道“別說這東西我沒有遇到,我要是遇到了這兩個鬼不鬼怪不怪的東西,我肯定找鋤頭打它,讓它知道婦女能當半邊天呀!我們女同胞也不是好惹的!”有娣聽她這么說完,手還舉得老高做著向上的握拳動作,也不禁莞爾。

      傍晚時候,兩人收拾工具回村了,照例要經過村東頭的土地廟,快要接近時,桂娣搶先一步,走到廟門口,大聲說,“哪有什么東西啦,只有泥巴塑的土地公,其他什么也沒了,所以我就說這玩意在早幾年都被破四舊破完了,也就是這幾年,才新做了這么個廟給人拜,放在以前你這個話說出來可是要挨批斗的!所以呀,事情別多想,你不想,他就沒事,你一開始想,就什么麻煩事都來了。”有娣聽完還是笑笑,兩個人結伴回去了。

      當天晚上,桂娣依舊和往常一樣早早的睡了,但是等到半夜的時候,卻出了大事。一開始,桂娣只是有些糊涂,嘴里像說夢話一樣說著一些毫無邏輯的胡話,不停的說,她的丈夫就只能拉亮了燈,想把她喊醒。結果推了她兩下,她反而動作越發的大,手腳還在不停的踢打,按都按不住,這時候她丈夫慌了神,就趕忙先去廚房倒了一點水來,濕了一下毛巾幫桂娣擦臉,結果被桂娣毫無意識的從床上踢了下來,他丈夫想了想唯有打開門,去隔壁一戶年紀大的人家,將人家喊醒,想問問該怎么辦,這老頭老太太一過來看到就說,這肯定是撞了邪,要用土辦法才能驅散這個邪氣,于是他借了個手電就按照土辦法,去土地廟里捧一點香灰過來,然后和在水里給桂娣灌下去,家里已經聚集了好幾個同村的來幫忙的人,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桂娣按住,香灰水就灌了下去,一開始的確有了效果,桂娣慢慢的安靜了下來,但是還是閉著眼睛,嘴角一直在無意識的發抖和抽搐,大約一刻鐘以后,桂娣突然從床上跳起來,抓著人就要咬,大家都很害怕,到處避讓。桂娣動作也不是太快,嘴里嗚嗚的像說著什么,口水唾液橫流,經下巴一直甩到地上,燈光下看她的眼睛發著亮黃色的光,赤著腳縮在角落里,披頭散發的,活像一個真鬼。大家心想這么也不是個事,就商量著,先把人約束住了,省的她晚點再傷到自己,到時候更加麻煩。幾個人就又手忙腳亂的把桂娣按住了,抓手的抓手,按腳的按腳,綁在了她家的一個老太師椅上。桂娣依舊是嗚嗚的,像一只野獸,不停的發出低聲的吼叫,身體時不時的前傾,做出攻擊的姿態。這一夜,村里的很多人都沒有睡覺,陪著她丈夫一直到了天亮。桂娣的體力可能是比較累了,慢慢也就沒了動靜,大家伙又輕手輕腳把已經睡去的桂娣抬到了床上。等到她再醒來的時候,才有恢復了正常。

      這件事之后,桂娣一連幾個月都像是霜打的茄子,整個人病泱泱的,經過大半年才慢慢的調理回來。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最新跟貼(有 4,026 人參加, 跟帖 12 條)
      1. 鐵鍋燉活狗

        愛狗人士與狗不得入內

      2. 張志華

        只能說,真好,支持你!

        • 夜里走路不怕黑

          姑妄聽之如是我聞呀

      3. 無為

        那個有娣說的有點恐怖。

        • 夜里走路不怕黑

          。。。。我幫她的話里加了一些細節

      4. 陳陳

        頭頂三尺有神明,人呀,還是要有點敬畏之心。

      5. 一個膽小鬼

        寫得好,贊!

      6. 天河逐浪

        樓主辛苦了,這不錯

      7. 哈哈哈哈呵

        寫的雖然很好,但是應該直奔主題,要不有點太長了

        • 夜里走路不怕黑

          我想和大家表達的,并不單單是老人們所遇到的一些光怪陸離的事情,更多的還有那個時代他們所經歷的苦難。所以前面我會花很多的手腳去做鋪墊和陳述,展示他們所在時代的大環境樣貌,因此也就顯得有些籠長,望見諒

      8. 糊涂蟲

        好看,挺有代入感的。

        • 夜里走路不怕黑

          謝謝喜歡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荆州 馆陶 靖江 仙桃 咸阳 抚顺 平潭 正定 宿迁 库尔勒 中卫 仙桃 溧阳 甘南 东方 芜湖 普洱 保定 荆门 武安 十堰 黄南 漳州 保山 永州 泉州 安岳 焦作 广州 克孜勒苏 甘肃兰州 丹阳 林芝 江苏苏州 鄂州 威海 扬州 咸阳 龙岩 单县 三亚 邹平 海东 塔城 那曲 池州 任丘 温州 琼中 无锡 绥化 惠东 郴州 百色 吉林 武安 庄河 东莞 衢州 金坛 临沧 揭阳 黄南 中卫 昆山 莒县 天水 三沙 鄢陵 宝应县 石嘴山 吕梁 萍乡 海安 广饶 海西 诸暨 晋中 佳木斯 垦利 临汾 张掖 新乡 潮州 和田 平凉 娄底 黑河 黄石 晋中 宣城 临猗 正定 十堰 山南 广西南宁 安顺 三门峡 兴安盟 佛山 儋州 中卫 安顺 长葛 包头 淮南 日土 石河子 大连 临猗 建湖 潮州 大兴安岭 青州 通辽 哈密 清远 延安 云浮 雄安新区 陕西西安 唐山 霍邱 基隆 大连 安顺 澄迈 黑龙江哈尔滨 咸宁 湘西 新乡 昌都 嘉峪关 盘锦 南平 海拉尔 铜川 湘西 丽水 广元 宣城 温岭 松原 襄阳 任丘 崇左 昌吉 台中 博罗 商丘 贵州贵阳 河南郑州 灌南 林芝 宁波 中卫 云南昆明 保亭 山西太原 邹平 雅安 眉山 抚州 通辽 新泰 玉环 呼伦贝尔 乌兰察布 保山 威海 洛阳 邢台 长治 南阳 阿拉尔 温岭 阜阳 邹城 佛山 汕头 宜昌 烟台 许昌 肇庆 乌兰察布 牡丹江 宜都 抚顺 甘肃兰州 吕梁 宣城 吕梁 乌海 神农架 鞍山 甘南 扬中 潍坊 舟山 白银 郴州 东台 云浮 阿里 宁波 牡丹江 安吉 漯河 澳门澳门 乌兰察布 山西太原 德州 禹州 七台河 威海 桂林 昆山 诸暨 昌吉 宁波 柳州 巴中 邵阳 驻马店 鞍山 菏泽 吉林长春 青州 儋州 屯昌 德阳 公主岭 玉树 武夷山 神农架 舟山 靖江 公主岭 连云港 湖北武汉 图木舒克 燕郊 苍南 林芝 赤峰 鄂尔多斯 大丰 乐平 朝阳 嘉兴 黔西南 平凉 招远 宜昌 黄冈 琼中 塔城 大理 焦作 瓦房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