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老輩人遭遇8

      爸爸在2002年左右就去往常州做一些項目工程,開始是掛靠在鐵通公司底下做的,大概是接一些排水和通訊管道的活,我讀三年級時,第一次去往了常州這個大城市,具體在什么地方,我早已經記不清了,只知道那地方似乎叫北環。爸爸在城市的一個小角落里租了一間平房,有2,30個工人師傅住在外面的大堂,而我們一家四口則住在里面隔開的房間里。那時候的暑假,是我最快樂的時光,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爾還在城里轉一轉,第一次使我知道了有攤餅這種神奇的食物,也第一次看到樓房真的可以建的像電視上這么高。兩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我又回到了鄉村小學繼續念書,由爺爺奶奶照顧著。等到下一次再去常州的時候,我們一家搬到了常州的鳴凰,那里是很徹底的鄉下地方,一起來的工人師傅大概有5,60個,所以爸爸這次租的是一棟兩層的平房,我們一家住在樓上的一個房間,而他們則基本都住在了樓底下。

      平時爸爸起早就會帶人去工地上干活,而我一般時候會睡懶覺,但是有時候也會起床和我媽媽,姐姐一起去菜市場買菜。從住處到菜場大概要走20分鐘左右,路上的我,會經常自己往前跑一段,然后蹲在路邊上,撥動著花花草草,拉扯土里埋得瓶瓶罐罐。等到姐姐和媽媽走近的時候,我又站起身來,繼續往前跑一段,周而復始。直到我在一片茅草從中摳出一個瓶子以后,這無憂無慮的日子就開始發現了改變。

      那天清早,我們三人就趁著還沒有太陽往菜市場走去,路上我還是和往常一樣,這里看看那里摸摸,活脫脫的一個快樂孩子模樣。走到路的拐角處,那邊聳立著一片茅草,大概有兩米高,葉子呈長條狀,葉邊遍布倒刺,人要是靠到上面,一不小心就會把身上拉一個大口子,這東西我們這邊的土話叫“甸茅”,是靠在水邊生長的,我家附近就有不少,所以我還是熟悉得很。站在甸茅前,我突然就想嚇唬嚇唬我媽他們,小孩子嘛,想一出是一出,于是我就快步走過拐角,確信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以后,就從另一邊繞著走進了甸茅草叢,甸茅的后面都是水稻田,因為靠在路邊,那雜草也沒有人去修剪,有些草葉子上還有些霧水,我趟過去,驚起了很多蚊蟲,那草叢硬生生的被我踩出了一條路徑,而我自短褲以下也都被露水打濕,腿上或多或少都被草劈了一兩道紅杠,不僅癢還火辣辣疼。雖然心里很想出去,但是轉念一想我人來都來了,不嚇嚇她們再走,這也太吃虧了,于是只得耐著性子,忍著悶熱和蚊蟲叮咬,就這么窩在草叢中等。透過甸茅的縫隙,我可以看到她們離我的距離雖然正在一點點的縮短,但是還是有一點遠的,一時半會估計也不能到這里,于是我就低下頭來,到處看看,想找些能玩的東西。這時,腳邊上一個半露出來的瓶口引起了我的注意,它蓋著一個很結實的木質塞子,一個紅繩子從木塞子里延伸出來一直扎到了瓶頸上,這繩子是那種看起來很老舊的紅色細繩子,打著一個很花哨的結,就像是魚鉤和魚線相連的那種繩結,我用力想把這繩子扯下來,但是繩子卻意外的綁的很牢固,沒辦法,我只能把這個瓶子都挖出來。說干就干,我在一邊的雜草從里找到了一塊磚頭片,然后對著瓶身的位置挖了下去,因為這地上長了草,所以土質也不是很堅硬,沒多久我就刨出了一個大概。瓶子的樣式有些像是老電視里的軍用水壺,瓶口窄,瓶肚大而扁平,質地像是很老的窗戶玻璃,翠綠色的,上面有一些模糊的紋路,我把瓶子拿在手里看了看,透過光,能看到瓶子里仿佛有著一個長條形的東西,不過也看不太清楚,我又把瓶子拿到耳邊晃了晃,里面的東西撞到兩邊瓶壁上,發出了輕微的聲響。這下可激起了我的興趣,于是就拿著瓶子,一搖一晃的往馬路上跑過去。

      到了路邊,我找到了一塊石頭,站起身來然后對著瓶子扔了過去,啪嚓一聲,瓶子應聲碎裂,露出了里面的物件。隨后我蹲下來,捋開了碎玻璃碴子,然后把東西拿了起來,定睛一看,是一張紙。從顏色來看,能判斷出紙張原來應該是深黃色的,并且混合著紅色的字樣,可能因為時間長久了,現在我拿在手里感覺更像是拿著一張草紙,表面有些粗糙的顆粒感,顏色大體呈現出黃白色,有一些地方則變成水紅和淺綠,接下來我又小心的把這張紙展開來,我一開始以為這紙肯定很脆弱了,打開的時候肯定會被撕破或者產生斷裂,結果卻出乎我的意料,紙張竟然還很有韌性,內部很光滑,隱隱約約的寫著一些我不懂的字符,這還不是唯一的發現,在打開的過程中,紙里還包著的一個東西,撲楞楞的掉到了我腳邊。那是一個深紅色的小布包,我彎下腰,又把布包撿了起來,然后打開,映入眼簾的是幾粒米和一兩根很長的頭發絲。我還想著再進一步觀察看看,這時候我聽到了媽媽的聲音“XX,你蹲在路邊玩個什么,臟不臟?總要么是找我鞭你的屁股了。”然后就立馬撿起了剛剛被砸散落的系在瓶頸的紅繩子,重新疊好了布,也重新疊好了紙,用紅繩子扎了起來,拍了拍就放進了屁股口袋。

      等到我再拿出這個紙包來玩的時候,已經是夜里了,白天在周圍瘋了一圈,抓知了,叉魚什么的,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盡,當天晚上洗完澡換衣服時,我媽就問我,褲子口袋里放的什么,我才想起來,還有這么個紙包我可以拿來研究玩一會,胡亂說了一句,我今天自己做的,然后就進房間躺到了床上。誰知人往床上一躺就再沒有了一點力氣,不一會用手捏著這個紙包就安靜的睡去了。這一覺睡的我極為不舒服,總感覺像是躺在了一張很稀鐵絲網上,渾身被硌的一道一道的火辣辣的疼,半夜時分醒來以后,我用手撐著自己,勉強坐了起來,就想去喝口水,房間的燈沒有開,但是好在月亮大。我睡的床有一張床頭柜,平時媽媽都會倒一杯冷開水放在上面準備夜里喝。床頭柜的上面就是一張窗戶,夏天的夜里窗戶都是開著的,因為外面有紗窗,所以也不用擔心有蚊蟲飛進來。坐起來以后,我懶得再開口喊爸媽開燈,就借著月光端到了杯子,然后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冷水沖入喉嚨,讓我感覺十分的舒爽,好像身上不適的感覺也逐漸沒有了。等到放下杯子,繼續躺下的時候,我卻翻來覆去睡不著了,喉嚨里癢的難受,怎么吞咽口水都沒用,于是我就又坐了起來,然后伸出手一直往喉嚨里摳,這不摳還好,一摳我突然就很想吐,就趕忙喊爸媽打開燈,說自己喉嚨難受要吐了,我媽就趕緊拿起了房間里一個空的紅色塑料袋,放在了我的面前。一會過后,我喉頭一酸,就趴在床沿上吐了起來,這一次一直吐到吐出了黃疸水,整個人都虛弱的趴在那邊,胃里那種惡心向上蠕動的感覺才慢慢消失,我媽坐在床上輕輕拍我的背,也不說話,眉頭間滿是煩憂。我慢慢的開始想坐起來,這時卻突然發現了一件讓我無比驚恐的事情,我的嘴里竟然有著一根很長的頭發絲,似乎是從胃里一路被重新吐了出來!那一瞬間我很慌亂,也沒有想到去和爸媽說,就直接就把這根頭發絲從嘴里拽了出來,扔進了塑料袋。我媽問了我幾句怎么樣,又摸摸我的額頭,發現也不是發熱,覺得可能我是夜里睡覺風吹的著了涼,也就沒太在意,說明天買點藥給我吃,就收拾了一下去睡覺了。等到房間里再次暗下來的時候,我已經躺了下來,窗戶被我媽關上了許多,只留了一點點的縫隙,我側過頭就能看到外面的“月明星稀”。閉上眼睛,醞釀了一會睡意,本就昏昏沉沉的人又感覺直欲睡去,就在這時候,突然身上那種被硌的火辣辣的感覺卻再一次出現了,這次就像是躺在一張燒烤板上,底下是熊熊的火焰,而我就在那細細的鐵絲網上,被捆住手腳忍受著火炙,我睜大眼睛,張開嘴巴,想喊爸媽再打開燈,卻發現自己喉嚨里傳出的,只有一兩聲酣睡的咕嚕聲,我一開始以為我這是在做夢,于是就很想努力醒來,結果是不管我做什么動作,付出怎樣的努力,我最多也只能稍微偏轉自己的脖子,手指大約的能動,那一下子,我定了心神,就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團深不見底的棉絮里,任憑怎么如何踢打,都興不起一點波瀾。身下炙烤的感覺還在持續著,而我躺在床上明明醒著,卻做不了任何事情,我微微的抬起頭,四處張望著,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差點從床上掉了下來。在我的左腿膝蓋地方,有著一團淺黃綠色的若有若無的煙氣,就一直在膝蓋的地方聚著,晃來晃去的,也不散,就來去只有一個蘋果那么大,飄來飄去。我就這么定定的看著這團煙霧,看它旋轉而起伏的樣子。一會過后,我發現這團煙對我好像也沒什么傷害,于是也就慢慢的放松了下來,而且似乎身上的那種被壓制的疼痛感覺也減輕了不少,我已經能緩緩的提起手臂,動動腿腳了,當然,不知道為什么左腿依舊還是動不了。我努力的曲著腹,頭頸都用力的向前伸展,手向左腿膝蓋處觸碰過去,那煙霧好像有思想一樣,看我伸過手來,就往我的左腳位置退了一點,我往前伸一點,它就往后退一點,一直退到我的腳弓位置,這時我已經完全坐在了床上,似乎伸手就能抓住這團煙。小孩子的想法總是天真的,有一些東西在手頭引起興趣的時候,就什么也想不起來,當時也不知道喊著開燈,也不知道叫醒爸媽,就這么看著這樣一個奇怪的東西,腦海中滿是開心。逐漸的,我似乎感覺到那東西卻好像對我并不是這么的友好,因為我手稍微縮回來一點,它就會趕忙移動到我的腿上,隨之就會有一種蚊蟲叮咬的麻癢感覺,傳到我的身上。這次我選擇了伸手去驅趕,煙依舊是往后退去,幾次之后,我的耐心耗盡,就又想讓我媽媽開燈。張口欲喊的時候,那團煙突然猛的向后撤去,一下子隱在了黑暗里,我以為那東西可能就此消散了,誰知它竟然在靠近墻壁的地方猛然的一張,如同一面撒網,從一個蘋果大小一下子散開到約莫有兩三個平方大小,而形態也不再像是剛剛的煙霧,現在則更多的像是就這么粘在了墻壁上,顏色也緩慢的變的清晰,從剛剛開始的淺黃綠色,直接在一瞬間就變成了黑色,貼在墻上顯得十分詭異。那一會我又呆住了,在煙霧發生轉變之后,我皺著眉頭,約莫能看到那黑色如同膏狀的東西,又從四周開始流動著往中間聚集,隨后慢慢的擠壓出了一個人形的臉狀,依舊是漆黑如墨,在人臉的上方位置,只能大概看到眼睛和鼻子的形狀,甚至還堆疊在一起,像是一個剛剛被捏扁的塑料玩具,慢慢的分開顯露出來。而在臉的下方,那張嘴卻是清晰的很,很薄,幾乎沒有唇,從我的角度來看,就像是兩條黑線貼合在一起,迎合著那種臉的變化,嘴角慢慢的顯露出詭異的弧度,乍一看竟然像是在對我咧著嘴笑!我瞬間感覺頭頂一寒,二話不說就閉上眼睛大喊媽媽開燈。媽媽聽到我這突然的一聲,就趕忙從地鋪上爬起身來,然后打亮了燈,問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只大聲哭,用手指著墻壁,說“你看,你看啊!”當時我媽可能是打量了一下墻壁,然后低頭把我攬進懷里,安慰說“是做噩夢了吧?墻壁上什么都沒有呀,不怕,不怕哦。”我靠在媽媽身上,然后側過頭偷偷的看了一下墻壁,那墻上一如既往地粉白,我爸剛好也站在那里往我們這邊看來,想來是他們什么都沒看到吧。再后來我就記不清了,應該是我媽把我哄睡著了吧。

      第二天我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很亮了,房間里空蕩蕩的,想來媽媽和姐姐出門去買菜了吧。我在床上伸了個懶腰,就想起床,結果卻發現自己的左腿怎么也不聽使喚,我一下坐起身來,然后伸手抓住了腿,敲打了兩下,感覺和往常一樣,仍然是有觸覺的,因為手疼,腿也疼。這一下,我又不知所措了,大聲的呼喊了幾聲,結果是沒有人回應我,那一刻,我突然感覺自己正置身在一個鐵籠中,怎么也逃不脫,外面的人進不來,我在里面出不去,爸媽姐姐想幫我卻幫不上。我開始嚎啕大哭,使勁的扯著嗓子的那種哭,甚至連我自己都感覺這哭聲夠尖銳。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我的哭聲漸小時,一陣開門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我一度覺得自己聽到了最美好的天籟。就又扯著嗓子開始哭喊,我媽聽到聲音,就急匆匆的爬上了樓,然后打開房門,問我怎么了,我斷斷續續的話語里告訴他,我的腿不聽使喚了,好像是斷掉了。我媽一聽,也急了,就抓住我的腿左看看又看看,問我疼不疼,是不是摔到了,我一一回答后,她意識到不對勁,就拿出小靈通打電話給我爸,說明了情況。不一會,我爸到了家,然后一樣的查探了一番,就把我抱起來,下樓放到了自行車后座上,把我帶到了一個赤腳醫生家里。那醫生撇著我的腿,左看看,右看看,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只記得他往我屁股上打了一針,就讓我們回家了。

      剛剛到家,我媽就問我爸醫生怎么說,我爸搖搖頭,把那老醫生說的就復述了一兩句,然后問我感覺怎么樣,我也是搖搖頭,說仍舊不能控制自己的腿腳去走路。在場的幾個人一時也就靜了下來,這時候,我媽從旁邊的椅子上,拿起了那個黃綠色的紙包,問我這東西還要不要。我突然就想起來這件事,因為那個煙霧的顏色和這紙包的顏色太像了,考慮到再這樣下去自己的腿以后說不定要截肢了,我慌張極了,就支支吾吾的和我爸媽說起了這件事,說這是在路邊的瓶子里撿的。爸媽聽我說完,整個人也開始變得不自然,就打電話問房東,打聽當地是否有能幫人看迷信的。一會過后,來了一輛面包車,講明地方后,把我們就送到了一戶人家。

      初進這種人家的香堂,我第一印象就是觸目驚心的紅,整個墻面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掛了不知凡幾的錦旗,直把整個房子都裝飾的血紅。問明了緣由,那女人說我這是撿了不該撿的東西,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事物,還好我們來得早之類的云云,然后就讓我跪在香蒲團上磕頭,中途,她在我身旁不住的唱念著,說幾句,就拿著一個怪異的扇子在我身邊拍幾下,又說幾句,她自己就閉上眼睛,身體一陣聳動。我爸媽當時誠惶誠恐著,對此諱莫如深。

      事后,那女人留下了那個紙包,說現在把這東西放回原地已經不管用,晚點她會去處理這件事情,我爸媽聽完也是一陣感謝,只不過當天一直在夜里睡覺,我的左腿還是不能動,好在那團東西也沒有再過來,伴著燈光,我安心的睡了一夜。

      到第三天的清晨,我媽把我從床上喊醒,問我怎么樣了,我那時驚喜的發現腿腳已經能正常的使用,大家就又皆大歡喜。只不過從那以后,我爸就給我下了禁足,不再允許我自己一個人在周邊瞎轉悠,可惜呀,童年的開心回憶至此便又少了些。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最新跟貼(有 3,402 人參加, 跟帖 14 條)
      1. 歡喜

        這么長,我居然看完了,而且佩服樓主,居然把那么小年紀的事情,現在記錄的那么清楚寫下來…………

        • 夜里走路不怕黑

          想起來就寫下來了,有不到位的地方還請見諒

          • 歡喜

            碼字 辛苦了 多謝分享你的經歷!

          • 劉凱

            我住常州前黃的,離鳴凰就四五公里哎

            • 夜里走路不怕黑

              我還是小時候在那邊住過一個暑假,后來聽說那邊好像是改造了,一直想再去看看的。

      2. 一個膽小鬼

        寫的很細致,很精彩。不過你真是命大,遇到高手給你破解,萬一是中了降頭之類可就完了。野外的東西真是不能亂撿。

        • 夜里走路不怕黑

          小時候孩童心性,不懂這些,其實現在也還是不懂,總之人沒事就好啦

      3. 朵朵

        感謝樓主,描述得很詳細生動,也證實了一些神秘事件和力量的存在

        • 夜里走路不怕黑

          謝謝回復,每次我寫完一個故事,我都會很在意別人的看法,一直都在盡量都用樸實一點的言辭去描述給你們,也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喜歡

      4. 稀拉稀爾泥絲猴*瓦拉基里斯維奇糞稀夫

        呵呵,你小的時候好跳皮啊~!樓主 ,你命好大、、、、、、、更幸運你父母找到真正的高手,給你化解嘍~!要不然,后果真不敢想?

        • 夜里走路不怕黑

          哈,小時候的事啦,剛好記得,所以就寫下來了。

      5. 羅哥

        好文,留個記號。太困了,以后再看

      6. 小靚仔

        熊孩子啊 我小時候經常看恐怖片都不敢亂撿地上的東西 老一輩說特別是路邊的東西不要撿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运盛彩票 | 澳客彩票 | 网投彩票 | 聚财彩票 | 瑞彩彩票 | 七乐彩票 | 天天时时彩 | 海南彩票 | 万家彩票 | 众益彩票 | 乐成彩票 | 鼎盛彩票 | 金砖彩票 | 国民彩票 | 豹赢彩票 | 联运彩票 | K5彩票 | 9彩彩票 | 壹号彩票 | 598彩票 | 仲傅彩票 | 鼎顺彩票 | 1305彩票 | 统一彩票 | 赢百万彩票 | 豹赢彩票 | 588彩票 | 好彩头彩票 | 约彩365 | 大乐透赢彩票 | 乐都彩票 | 魔方彩票 | 利盈彩票 | pk333彩票 | 好运彩彩票 | 彩世界彩票 | 问鼎彩票 | 斗彩彩票 | 9彩彩票 | 51中彩彩票 | 章鱼彩票 | 彩38彩票 | 乐合彩票 | 166彩票 | 腾龙彩票 | 大发彩票 | 679彩票 | 状元彩票 | 大发时时彩 | 彩智彩票 | 奔驰彩票 | 金马彩票 | 时时彩宝典 | 华彩彩票 | 金沙彩票 | 分分彩 | 立彩彩票 | 9号彩票 | 聚财彩票 | 新乐赢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