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沒有下文的故事——5. 房間的角落上方

      新來的編輯助理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X,干凈的小平頭帶個大黑框眼鏡,打扮時尚,說話辦事都很利落,每次和我通電話都一口一個“多川老師、多川老師”的叫著。一個冷天里他曾對我說過“天涼了,多川老師多穿衣服”這樣的話,說完之后我兩都愣了,然后又一起大笑。

      總之,是個爽朗的孩子。

      一次,我在一趟長期旅行之后終于回到了家里,X說什么都要請我吃飯。盛情難卻,我只好前去赴宴了。

      沒想到竟然是在他家里。不知深淺的胡同里一方四合院,X穿著一套運動裝來應門,頓時里面的菜香撲鼻,把我引了進去。

      X逢人就介紹道,這是多川老師。

      “你怎么不早說是你家,我還以為是你覓到了什么館子呢。”我說。

      “本來是的,”X解釋道:“結果我媽非要說自己家里吃干凈。老聽我提起您,說必須讓您嘗嘗我們家的手藝。”

      我兩手尷尬的插在口袋里,不好意思拿出來見人。

      晚飯倒是家常菜,但是排場隆重。X的父親又是拿出了陳年白酒,母親又是做了好不容易采到的野菜下酒,X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了從國外買的洋酒,說今天一醉方休。我被夾在其中,只好從命。

      老一輩人的爽朗和這四合小院一樣利落,幾句話,大家就覺得聊得投緣。

      推杯換盞之后,終于落下了帷幕。還意猶未盡的X提出,我兩去胡同口的路邊攤再來點烤串啤酒。

      我也是興起了,干脆的應了。

      “還是和家里人住在一起好。”我感慨到。

      “哪里?!不行!事兒多!”X擺出一副厭煩的樣子,擺擺手。

      “父母嘛,都是這樣的。”

      “不光父母。”X說道:“人事兒多,房子事兒也多。都不安分。”

      我沒說話。X又開口了。

      “多川老師,我知道您聽多了這些事情,我這也有個故事,您聽不聽?”

      鬼頭鬼腦,知道我必聽無疑。我不答話,且讓他說下去便是了。

      X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剛搬到這個胡同里的時候他才十歲。父母為了他著想,將四合院中的一間大屋留給了他,他們自己則住在次屋。沒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善意的舉動,卻讓X的童年留下了陰影。

       

      X的故事

      剛搬進來的時候,這一片還是另一個光景。

      門口榕樹遮陰,街道上吆喝成群,鄰里們串門聊天,即使不關門也不擔心孩子丟、家被盜的事情。

      那年X才十歲,被父母領著搬進了這間姥姥、姥爺留下來的四合院,只為了以后初中可以考進分區的重點學校。可以說,X是帶著父母的厚望,走進了這個院門。

      說來也奇怪,一搬進來X就開始不斷發燒。他自己記得不清晰了。聽他母親說,當時整整燒了一個月都沒停,可看病醫生卻說查不出毛病,結果一整個月都沒怎么上學,成績一落千丈。

      沒想到,一只流浪貓的出現卻改善了這個情況。

      貓出現在一個清晨,X的母親只是出于同情喂了點剩飯,貓卻賴在院子里久久不肯離去。這只貓白底黑斑,模樣可愛,只是看上去有些瘦弱。X趁母親不注意,偷偷將它藏在了自己的房間里。

      故事就要從貓住在X屋里的第一個晚上開始講起。

      意外的,X當天夜里就退燒了。藏在他床底下的貓也非常懂事,沒有叫喚,只是沒人的時候才開始出來溜達。

      剛開始,貓只是小心的順著墻邊走動著,巡視著新環境。最后直接跳到了X的床上,安靜的趴在他腳邊睡下了。

      但是到了半夜,貓卻忽然叫喚了起來。是那種從喉嚨深處發出的“嘶嘶”的聲音。

      X開燈,發現貓弓著背,后脊梁到尾巴處的毛全都炸開了,對著床斜對角的天花板不停地嘶叫著。貓越叫越凄厲,連X的父母都被叫醒了,推門進來的時候,貓“蹭”的一下順著門縫就跑走了。

      第二天早上,貓又自己回來了。

      這只貓說來也和X有緣,特別的黏他,無論X走到哪里它都跟到哪里。早上X去上學它會送到胡同口,放學時間又會在胡同口同樣的地方等著X回來。一來二去時間長了,家人就同意將貓留了下來。

      晚上,貓還是睡在X的房間,乖巧的依偎在X腳邊的位置。但午夜時分,X又被貓的叫聲吵醒了。與上一次不同,這一次的叫聲低沉很多,喉嚨里還不時發出“咕嚕”的聲音。而且對著的地方距離上一次,向屋后方偏一點的地方。

      X沒有理會,繼續睡覺,以為這只是因為貓是夜行動物造成的。打算翻身繼續睡覺的時候,卻發現貓對著叫喚的地方,似乎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掛在天花板上。

      X嚇得一身冷汗,將被子蒙住頭,在貓叫聲中睡著了。

      后面的晚上,亦是如此。

      貓在半夜的時候對著房間的一角叫著,弓著背,全身的毛都炸開了。X再次順著貓叫喚的地方看去,似乎和昨天的位置相較起來要更加偏后一些。

      X回想著自己房間的格局說道,如果說進門的方向是十二點鐘方向,而正對著門的床是六點鐘方向的話,那么貓咪第一次叫喚的方向是在十一點鐘方位,第二次叫喚的方向是十點鐘方位,而現在,第三次的方向則是在八點鐘的方位。

      X壯著膽子向房間的左邊的角落看去。

      有一團比房間還要黑暗的東西,在角落的天花板上蠢蠢欲動。

      忽然,漆黑之中一雙眼睛睜開了,然后不停的轉動著眼珠子,似乎在搜尋什么似的瘋狂的掃視著整個房間。

      X慌忙躲進了被子里。直到第二天早上,看著依舊依偎在自己腳邊的貓,X有些恍惚。到底是自己在做夢,還是昨天真的發生了什么呢?

      故事的最后一天夜里,X繼續讓貓睡在自己的腳邊。這一次,他打算開著燈睡一晚。

      半夜,X依然被貓的叫聲叫醒了。他睡眼惺忪的一邊揉了揉眼睛,一邊看著對著自己叫喚的貓。房間里是燈火通明的,X迅速清醒打量了房間的各個角落,似乎并沒有前幾天看到的一團黑影和眼睛。

      看來是做夢了。

      X欣慰的拍了拍貓的腦袋,打算繼續睡覺。

      正當他打算躺下去的時候,忽然一個激靈沖下了床,光著腳就向父母的房間跑去。

      隔天,X依舊不敢回自己的房間。而貓也似乎因為主人的不在,而徘徊在屋門口。

      一連幾天,X都賴在父母的房間,亦如當初不肯離開的貓一樣。父母似乎也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并沒有拒絕。

      直到有一天,X放學回家的時候,從門口就聽到四合院里熱鬧無比,又是鞭炮又是人聲鼎沸的。仔細聽來,卻又像是在念誦經文。不一會兒,幾個穿著長衫的人被父母送出了門口。

      從那以后,X再也沒有連續生病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再做古怪的夢了(他一直覺得前幾天是在做噩夢)。而貓也一直留在X家,直到幾個月前才壽終正寢。

      “你覺得那是什么?”我問。

      X一邊倒啤酒一邊搖頭說不知道。

      “當時沒有勇氣回頭。即使現在想來,也會覺得背后發涼。似乎還有一雙眼睛,在我的后腦勺上方盯著我看一樣。”

      X說著在大夏天里打了一個寒顫。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duochuan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优乐彩彩票 | 三国彩票 | 1305彩票 | 名游彩票 | 500彩票网 | 聚财彩票 | 彩票99 | 永利彩票 | 聚财彩票 | 豆玩28彩票 | 彩乐汇 | 众彩彩票 | 678彩票 | 苹果彩票 | 彩之家 | 彩宝宝彩票 | 五八彩票 | 盈乐彩票 | 如意彩票 | 成功彩票 | 完美彩票 | 699彩票 | 天利彩票 | 新生彩票 | 盈发彩票 | 购彩堂 | 移动彩票 | 093彩票 | 天利彩票 | 盈乐彩票 | 金沙彩票 | 时时彩宝典 | 乐合彩票 | 大象彩票 | 阿里彩票 | 彩酷彩票 | 奥运彩票 | 7089彩票 | 姚记彩票 | 畅彩 | 万合彩票 | 7089彩票 | 利盈彩票 | 御都彩票 | 500彩票网 | 九州时时彩 | 977彩票 | 608彩票 | 星辉彩票 | 三国彩票 | 彩票大神 | 乐购彩票 | 众富彩票 | 吉祥彩票 | 网投彩票 | 福地彩票 | 玩赚彩票 | 977彩票 | 奥运彩票 | 588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