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沒有下文的故事——6.像陀螺一樣旋轉

      南方的許多城市和北方城市的習俗不一樣。例如,在中元節這一天,北方講究的是盡量入夜不出門,避免涉水;而南方一些城市卻保持著在中元節這一天一定要上街歡慶的習俗,鑼鼓齊鳴鞭炮震天,無論大人孩子都會出街慶祝。

      去年中元節,我因為天氣原因飛機被困N市,只好被迫在陌生的城市里留宿一晚。而N市正是保留著中原狂歡習俗的南方城市之一。

      于是出于好奇,我連夜趕到市區,打算體驗一次“鬼節”狂歡再離開。

      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念頭,我和Z在喧鬧的N市街頭,不期而遇。

      Z是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女孩,職業是記者,屬于“自來熟”職業之一。她告訴我,每年這個時候她都會參加當地的節日慶典,不僅有好吃的好玩的,還有晚上的游行和焰火晚會。她一邊熱情的向我介紹,一邊單方面的宣布要當我的“鬼節”導游。我沒什么理由拒絕,只好依了她。

      入夜剛八點多,街頭巷尾就已經人頭攢動,慶典正要開始。先是鑼鼓喧天的高蹺表演,然后是帶著面具的舞刀隊伍,最后又是浩浩蕩蕩的眾仙家神游人間,看得人驚呼一陣。整條街被游行隊伍、觀看人群、小商小販擠得滿滿當當,幾乎是要在人群縫隙間勉強挪動。

      我和Z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當地的小吃店,幸運的在角落里還有兩個位置。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嗎?”剛落座,Z就直接拋給我這樣一個問題。

      我愣了一下,然后笑出聲了,說道:“當然。”

      “為什么?”

      “為什么不?”

      “你見過嗎?”Z問。

      我搖頭。又問她:“你呢?相信嗎?又見過嗎?”

      Z有些若有所思,然后說道:“我不太確定。”

      話題聊到這里,我就知道收不住了。

      兩碗涼粉被端了上來,Z在上面加了一些酸梅粉,攪拌卻又遲遲沒吃。

      Z的工作和我很相似,都是需要東奔西跑找素材的命,所以常年在外住酒店過夜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我是一個大老爺們兒似乎從來也沒介意過,但是細想,一個女孩子這樣奔波,多少還是有些讓人心疼的。之前她還只身去過地震災區、洪水現場等等,她每每提起這些事情都像是在說一件趣聞,但我聽著卻心驚膽戰的。唯獨說起接下來的這個話題時,明明不確定的感覺更多,語氣反而沉重很多,但對我來說卻更像是聽趣聞的心情。

      當然,這是我還沒有聽這個故事之前的慶典之中的心情。

      Z的故事

      這件事情發生在幾年前的一個冬天,那時候南方雪災,她被報社派到偏遠地區報道災情。與她同行的還有一個攝像前輩,也是一名女生。就這樣,兩個女生在長途汽車上顛簸了半天,下車又轉站繼續坐了一個小時的被泥巴包裹住的小中巴車,這才快到達災區。

      因為大雪封路,從小中巴車上下來,兩人又背著器材徒步了近四十分鐘才算完全到達了受災小鎮。

      這是一個在山區里的小鎮,人口不多,年輕的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剩下的大都是老人、婦女和兒童。這個小鎮潦倒程度一目了然,雪上加霜,仿佛就是為此時此刻的這個小鎮存在的。那時候,鎮上的白菜都漲到十幾塊錢一斤了,卻依然供不應求。特別是嬰兒奶粉、瓜果蔬菜這樣稀疏平常的東西,頓時成為了稀缺品。

      剛到達小鎮的時候,Z和同事一臉茫然。大雪還在下,積雪已經覆蓋了行人道。街道冷清,幾乎看不到生氣,連一只鳥兒或者流浪狗都沒有。來時匆忙,并沒有提前預定住宿,她們只好拖著箱子背著器材沿街尋找一個落腳之處。

      幸運的是小鎮不大,鎮上唯一的招待所因為雪災完全空了下來。敲了半天門又說明了來意,店家很快熱情的接待了他們。

      “第一次覺得熱湯面這么好吃。”Z回憶著說道。

      在寒冷的天氣里顛簸了一整天,店家忽然端來的兩碗熱湯面,頓時讓多愁善感的Z感到熱淚盈眶。一邊嗦著鼻涕一邊連湯帶面吃了個底朝天。

      南方的冬天和北方也不一樣。南方沒有暖氣,在屋里的溫度和屋外感覺幾乎相差無幾,除了有磚瓦可避風雨之外,溫度卻一直保持在五六度而已。

      吃完熱湯面,兩個女生決定回房間洗個熱水澡,好好休息一個晚上,為第二天出發做好準備。

      鎮上的招待所有些年頭了,地板是木質地板,樓梯是木制樓梯,房門是木制房門,窗戶是木制窗戶鑲了四片玻璃。這樣一棟陳年老舊的建筑,感覺像是一個歷經滄桑的耄耋之人,一點風吹草動對它來說都是一種威脅,更別說這么大的風雪了。

      兩人墊著腳,好像怕驚擾了誰一樣,攧手攧腳的走到自己的房門前。但即使如此,木質地板還是不堪重負的吱吱作響。

      這個晚上不能細想。屋里冷如冰,屋外風雪肆虐,整棟樓除了店家就只有她們兩個女生。Z安全感嚴重缺失,覺得自己就像是住在稻草屋里的三只小豬一樣,隨時都有可能被周遭的惡劣環境吞噬。

      Z和同事早早地洗澡窩在被子里,一邊對著明天要做的事情,一邊被睡意圍困,趁著洗澡的溫熱還在,兩人很快進入了睡眠狀態。

      Z一直以來都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帶著睡眠眼罩睡覺。長期出差的她經常要在各種地點不同時間睡覺或者補覺,所以睡眠眼罩一直是她出差的必備品之一。這次也是如此,Z戴上眼罩,恍惚間就墜入了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Z忽然被尿意憋醒,無奈只好起床去洗手間。迅速返回床上時,被窩已經被寒意襲擊,即使重新戴上眼罩也睡意難尋了。

      忽然,Z的眼前亮了起來,似乎有人將房間里的燈全部打開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Z突然發現,自己全身不能動了。

      隔著眼罩能感覺到燈光十分刺眼,僵硬的身體讓Z感到一陣恐懼。

      就在此時,Z忽然感覺自己漂了起來。就像是充了氫氣的氣球一樣,飄向了天花板。

      “我看到了整個房間,還有很多家具在我周圍,我已經漂離了我的床。”Z回憶道。就是自己住進來的那個房間,但是家具卻有些怪異。之前的顯像管電視變成了按鈕式的黑白彩電,之前放滿了東西的書桌變成了老式的木頭柜,還有天花板,不是電燈而是葉片式的舊風扇。Z一邊用余光看著周圍的環境,一邊開始在屋里旋轉了起來。

      Z的身體就好像是在被人調試的鐘表指針一樣,橫躺在房間中間的Z被緩慢的順時針旋轉著,沒有感覺有任何的推力,她甚至能看到還在另一張床上熟睡的同事。她想掙扎,但是卻充滿了無力感,感覺整個身體都是軟綿綿的。

      漸漸地,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周圍的一切變得模糊,快到Z能感到強烈的暈眩。差一點Z的腦袋和電視機碰上,Z害怕的閉上眼睛,就在似乎要撞擊的一瞬間,重力的感覺又回來了。Z發現自己戴著眼罩躺在床上。

      但,身體依然無法動彈。

      房間里,依然燈火通明。

      “嘿嘿…嘻嘻嘻…”

      Z忽然聽見有人在她床頭邊嬉笑的聲音。是一個女人。

      緊接著,從眼罩的縫隙處可以看到,逆光中一雙手出現在眼前。一開始只是幾節手指,纖細小巧但枯槁如樹枝,那雙手慢慢地開始嘗試要將Z的眼罩掀起。眼睛能夠看到眼罩和鼻子之間的縫隙越來越大,越來越大,Z看到幾縷頭發錘到了自己面前,烏黑干枯。

      “你沒事吧?”同事忽然問道。

      瞬間,房間恢復了一片漆黑。

      Z立刻驚坐起來,然后叫喊著同事,快開燈!

      房間的燈亮了。同事不知所措的看著一臉驚恐的Z。

      第二天,Z和同事用一天的時間采訪、搜集素材,在入夜前草草離開了小鎮,連夜坐車進了城。

      Z說完故事,終于把涼粉吃掉了。

      “在剛入住的當晚,我同事為了調試機器,在房間里照了一些照片,結果放到電腦里看的時候全是白色的光點。我請一個朋友看了,他說,那是靈體。”Z繼續說道。

      “你問過店家關于你經歷的事情嗎?”

      “沒有。完全沒有這個勇氣。當時就想著趕快工作趕快離開。”Z說道:“你知道嗎?相機可以拍到的。”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朝Z和人群的方向拍了幾張,并沒有什么特別的。

      “你不行,拍靈異照片主要是看人的。”說著,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舉起了手中的單反相機。然后,不緊不慢的擰開相機鏡頭蓋,“咔嚓”,對我拍了幾張。

      我好奇,是否真的能拍到什么,伸手想看看。

      “不能現在看,今天可是鬼節。”Z忽然神神秘秘的說道。

      我搖頭笑笑,只好聽她的。

      “這樣吧,你給我一個地址,我給你發過去你就知道了。”Z把相機收好,說道。

      我遞給了她我的名片。

      和Z 的相遇和分別都很突然和隨性。早上剛剛四點,在散去的慶典人群中,Z也散去了,我獨自回了酒店。

      一直到晚上登機前,我也沒有收到任何來自Z的郵件。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duochuan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最新跟貼(有 1,441 人參加, 跟帖 1 條)
      1. 朵朵

        那是靈魂離體了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平安彩票 | 全球彩票 | 乐彩彩票网 | 亿彩彩票 | 环彩网 | 赢百万彩票 | 乐米彩票 | 乐彩01 | 万合彩票 | 73彩票 | 新世纪彩票 | 豹赢彩票 | 小Q时时彩 | 鼎鼎彩票 | 全民赢彩票 | 万赢彩票 | 久久彩票 | 乐合彩票 | 乐成彩票 | 乐彩城彩票 | 全红彩票 | 我去彩票 | 卓易彩票 | 166彩票 | 新世纪彩票 | 七喜彩票 | 橘子彩票 | 御都彩票 | 35彩票 | 乐都彩票 | 一定牛彩票 | 顺风彩票 | 红旗彩票 | 好彩彩票 | 彩99彩票 | 百胜彩票 | 欢乐彩票 | 辉煌国际彩票 | c29彩票 | c29彩票 | 万国彩票 | 极速时时彩 | 好彩彩票 | 万达彩票 | 红旗彩票 | 趣彩票网 | 环彩网 | 9万彩票 | 福星彩彩票 | 乐彩网彩票论坛 | 福盈彩票 | 彩之家 | 黄金彩 | 彩39彩票 | 彩王彩票 | 宝盈彩票 | 彩世界彩票 | 辉煌国际彩票 | 快彩彩票 | 通博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