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沒有下文的故事-7. 搖搖晃晃的火車廂

      忽聞一位好友A的近況,令我覺得惋惜。竟然在事業失意之后自殺,幸而未遂,但由于失血過多,不得不在醫院里住上一陣子。

      我與他曾是摯友,想到這里不免有些心酸,于是打算去探望一下這位老友。不想去他城市的機票當日全部售罄,我只好選擇了火車.而且也沒有給我過多的選擇,只有一趟當日下午出發第二天下午到達的火車。

      上一次在火車上過夜是么時候?我已經記不起來了。索性,買了。

      我簡單的將衣物打包在一個雙肩包里,戴上我的手機、電腦、一本京極夏彥,出發去火車站了。

      臨行前,我習慣性的但又不抱任何希望的查看了自己的郵箱,至今沒有收到Z的郵件。但不知為何,這種期待卻從未消減過。

      難道她忘記了?又或是不小心將我的名片遺失了?還是照片真的拍到了什么,過于恐怖她自行刪除了?

      再一次帶著這些疑問,我踏上了前往W市的火車。

      我的鋪位在車廂的盡頭,剛落座,幾個大學生背著背包、拖著箱子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在這兒,在這兒。我就說這里吧。”一個男生喊著。

      應聲而來的另外兩人都是女孩,將手里的東西交給男生,然后爽快的坐下說道:“就你能耐行了吧?”,說完,兩人對視嘻嘻笑了起來。男生也傻笑著接過她們所有行李,一一擺好,“咚”的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邊。

      幾個年輕人倒是挺熱情的,大高個的憨厚男生是F,眼睛里透著機靈勁兒的短發女生是Q,靦腆一些獨自看書的長發女孩是M。他們三個人占滿了我對面的上下中鋪,我這邊忽然顯得勢單力薄了起來。還好,快開車的時候,兩個拎著包的大媽上車了。好了,我這邊的鋪位人員也湊齊了。

      大媽的腿腳不好,為了避免麻煩,我主動提出與她們換鋪位,自己拿著書爬上了最上層,落得一個清凈。

      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只聽見幾個后輩在下面嘰嘰喳喳的一直說著沒停,我這邊鋪位的兩位大媽也去隔壁嗑瓜子了。我下來打算泡面當晚餐,便從包里拿出了糧食,順手將手里的書放在了一旁。

      “京極夏彥!”

      沒先到是那個看起來靦腆的M先開口和我說上話了。經過一番簡單的閑聊,從京極夏彥聊到小泉八云,從百鬼夜行到都市怪談,沒想到這個斯斯文文的女孩子竟然是個行家。再細問才得知,原來他們三人是大學同學,都是民俗專業的,這次坐火車也是去考察民風探索民俗文化的。

      面對如此熱情的大學生們,我也漸漸放下了生疏感。

      “大多數都是一些怪誕類的故事。”我向他們介紹我的專欄。

      “那你要不要聽聽我們的?”Q頓時眼里閃著光的看著我。

      我點頭。三人看上去很是興奮。

      F、Q、M三人是我居住的城市里一所知名大學的學生,但偏偏他們所學的專業卻不是學校最出名的,就算如此,三人對于他們所學還是充滿了熱情。他們的學校歷史悠久,建國初期就是一代知識文人的搖籃,但越是年代久遠的校園越有一些屬于自己的傳聞和故事,好像這樣才能凸顯其厚重的歷史感和迷人的神秘感。

      以下就是他們告訴我的幾則小故事。

      Q的故事

      女生宿舍好像注定了是校園怪談的必然發生地,這個故事里也一樣。

      宿舍熄燈之后,女生們躺在了各自的床上,這個時候才是話題打開的時候。

      一般情況下,都是一些女生之間的閑聊,也會有類似于今天課題討論的話題出現,但大多數都是一些八卦或者沒有邊際的延展話題。

      還是這樣的一個晚上,Q與宿舍里其他四人都上床準備休息。不知道誰開始起頭說了一句話,結果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了一個多小時還未結束。

      “別鬧了!”Q忽然喊了一聲與聊天內容無關的話。

      一開始大家也沒在意,繼續聊著。沒想到五分鐘之后,Q又再次大叫了一聲“別鬧了”。這時,大家才開始詢問。

      原來,就在大家聊天的時候,半躺在床上的Q將腦袋放在床沿邊,結果她臨床的同學一直用手指戳她的腦袋。

      “我沒有啊!”Q臨床的同學說道。

      “怎么不是你,不是你有會是誰?”Q說道。

      確實,這個房間一共五張床,從進門處開始,北面放著兩張床,南面兩張床,然后就是西面一張床。而Q的床就是靠南面的其中之一,與其臨床的也只有一張床,按Q的位置來說,無論如何能碰到她的人只有一個人而已。但是這個人正在極力的證明自己沒有這樣做。

      如果不是她,會是誰?

      兩張床頭尾相連,幾乎沒有縫隙可以容納其他。

      可是,如果同學要這么做的話,首先需要坐起身,然后伸手夠到Q的床頭。可每次Q回頭的時候,同學都是在被窩里躺的好好的,并沒有動過的痕跡。

      另外一個奇怪的地方是,戳Q腦袋的手指,手勁兒十足,連著兩次Q的腦袋都被推著前傾了。如果真的是同學的話,這樣的距離、姿勢和速度,床鋪肯定會晃動,很難辦到悄無聲息。

      那,到底會是誰呢?

      Q說完這個故事之后,又看了看M。

      “我們那個宿舍老舊的很,一看就陰氣重。”Q說:“M也遇到過,不是嗎?”

      M點頭,看了看我,然后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道出這個故事。

      M的故事

      M住在與Q一墻之隔的宿舍里,它的床鋪挨著班長的床。每天早上,班長都會早起,然后打開自己的臺燈背單詞,因此M每天早上都會聽到這樣一系列的聲音:班長起床下床的聲音、進出門的聲音、開臺燈的聲音、書本翻動的聲音。

      久而久之,M也習慣了。

      還是一個清晨,M早早地又聽見了班長下床時老舊的床板發出的刺耳的聲音,仿佛自己的床都跟著搖晃了起來。然后是開門的聲音。接著沒過多久,似乎有人走進了宿舍里。

      M在困意中半睜著眼,透過蚊帳,可以看到有一個人影站在宿舍的正中間。因為宿舍沒有開燈,只能從窗簾透出的光線隱約看出,那似乎是一個男人。

      察覺到這一點的時候,M忽然清醒了許多,還在驚訝之余的她,又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全身不能動彈了。

      這個黑影似乎也察覺到了什么,“他”開始“看”向M。

      “完全看不清那個人的長相,但是卻清楚地能知道他正在看著我。”M回憶道。

      慢慢地,黑影開始向M的床邊靠了過去。

      想要掙扎的M,身體卻一直不受控制,無法移動。

      越來越近。

      卻依然看不清晰。只是一直能感覺到黑影在逼近,然后在M床頭的位置停了下來。

      黑影舉起手,撩起了蚊帳的一角,將手伸了進去。

      寒。冰冷的寒。

      從M的手腕一直傳遍全身,她打了個激靈,竟然坐了起來。

      M立刻打開了床頭燈,然后向班長的床鋪看去。

      班長還在被子里,睡的正香。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還好只遇到過一次。”M說。

      氣氛有些詭異,大家似乎都沉浸在了故事里。忽然兩位大媽回來了,一邊聊著天一邊問我們要不要吃瓜子。大家都禮貌的回絕了,但氣氛總算是緩和了許多。

      “其實我也遇到過一次,在學校的時候。”一直在旁邊聽故事的F忽然說道。卻又不好意思的撓了一下頭:“但我也不知道這算不算。”

      在大家的鼓勵下,他決定還是說出來,權當助興。

      F的故事

      F住的男生宿舍陽氣重很多,但似乎也因為如此,所以宿舍的一側種滿了榕樹,枝繁葉茂的將陽光死死地擋在了外面。

      宿舍里都是公共廁所,F住的這一層樓里,廁所就在在榕樹蔭下的這一側。

      一個傍晚,F正打算和同學們出去吃晚飯。臨行前,特意去了一趟廁所“釋放”一下。

      天剛擦黑,廁所里的燈也才亮起。

      說道廁所里的燈,也不知道是誰設計的,所有燈管都安在天花板和墻壁的夾角處,角度刁鉆的貼著墻壁,斜照下來的燈光感覺不僅詭異,而且一旦損壞總是很長時間才有人來替換。

      就在如廁結束之后,F起身穿好褲子,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無意的看到了門上的影子。

      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的感覺。明明斜照下來的燈光,人的影子只可能投射在門板一半的位置,但是F看到的這個影子,卻幾乎和自己身高一樣高。

      如果要達到這個高度,那整個人的身高必須超出這間隔間的高度了,或者… …

      F沒敢細想,奪門而出。后來再也沒有去那一間隔間上過廁所。

      “其實男生宿舍的廁所并沒有過什么傳聞,但沒想到卻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或許也是我自己眼花,但是卻放在心里一直很介意。后來每次上洗手間我都會留意門板上自己的影子,雖然再也沒有出現過那樣的事情了,但那天卻清清楚楚的高出了許多。”F說道。

      兩個女生立刻展開了討論,例如從天花板上吊下來的人的人影,或者懸在F背后的幽靈之類的,比F的故事還讓人覺得害怕。

      終于,火車熄燈了。

      幾個大學生先是一陣驚叫,然后又都松了口氣,互相癡癡地笑了笑。

      我也滿足的爬上了上鋪。忽然,對面中鋪的Q又喊了我。

      “您上學的時候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她問我。

      忽然聽到這樣的提問,我有點不知所措。在腦海里搜尋了半天,卻還是一片空白。

      “不記得了。”我說。

      “那就想一想,明天告訴我們吧。”Q說。立刻,另外貌似睡著的兩個人,忽然也應聲說同意。

      我睡在這搖搖晃晃的火車里,開始醞釀我的睡意,恍惚之間,還真的想起了什么似得,翻身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白天,因為知道不需要早起,所以直到中午我才懶洋洋的從上鋪下來。我這側的兩位大媽又不見蹤影了,這就意味著我有需要形影單只的面對那三個大學生了。

      果然,我一轉身,就看見三個人已經一字排開端正坐好,露著天真的笑容,就等著我的到來。比起七大姑八大姨的“你何時結婚”等問題,有時候有著旺盛的好奇心的大學生不好應付。

      我簡單的在他們的目視下吃了點東西,然后清了清嗓子,決定說出一個我自己“搖晃”出來的陳年舊事。

      從當學生的時候開始,我就一直不是個讓人省心的類型。特別是大學的時候,大部分的學生們還在宿舍老老實實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打工賺錢再曠課去四處閑游了。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暑假里。

      學校在暑假期間是需要封宿舍的,但是一次旅行之后我完全沒有了經費再去住任何的酒店或者旅館,只好偷偷從窗戶潛入了宿舍。想著還有一周就要開學了,而且整棟樓幾乎只有自己一個人,應該不會被他人發現的。

      沒想到,就潛入的第一個晚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我的故事

      雖然住宿是免費的,但是由于還在暑假期間,所以整棟宿舍樓是不供電的。

      剛八點多,宿舍里已經一片漆黑了。

      我借著手機的燈光,勉強搞定了吃飯、洗漱等問題。不過九點多手機就打算罷工了,我只好爬上床用電腦打發時間。

      但即便如此,我很清楚電腦也支撐不了太長時間。于是,快十點的時候,我就決定還是早點睡覺,第二天再出去找地方充電。

      一個人都沒有的宿舍樓真的安靜至極,聽覺也在這個時候變得極度的敏感。窗外被微風吹動的樹葉、偶爾路過的車輛、水龍頭不時滴下的水滴等等,一切都聽得十分清晰。

      就在我開始昏昏欲睡的時候,忽然我聽見了一陣腳步聲。

      由遠及近。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似乎是光著腳的。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一開始很輕弱,漸漸地越來越清晰。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速度也越來越快。

      我驚醒的起身,朝門邊看去。

      以為是宿舍大媽來檢查宿舍了,但是從腳步發出的聲音,更像是有人光著腳在走廊上跑步的感覺。我想象不到年近六十、一百五十多斤的宿舍大媽這樣做的畫面。

      外面昏暗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但是明顯的能感覺到,腳步聲忽然在我宿舍的門口硬生生的停住了。

      我仿佛透過門能看到一雙腳在門口。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我一直沒敢熟睡,一直想等著離去的腳步聲,但是一夜未聞。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收拾好東西,從窗戶又偷溜了出去,在幾個朋友家輪流借住了一周,這才勉強堅持到了開學。

      “嗯。這個還挺可怕的。”F說。

      “還有嗎?”Q卻一臉意猶未盡的看著我問道。

      我搖搖頭,提醒他們,再有一個小時火車就要到站了。

      終于,下午一點半,我們到達了W市。分別前,幾個大學生對我表達了他們遇見我的愉快心情。我也對他們囑咐道,在外期間一定要注意安全。

      就在目送他們離去的背影時,我忽然有一種“啊,年輕真好”的感覺。大家都背著行囊,穿著一雙運動鞋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對任何事情都保有一份好奇和熱情。

      沒想到,我也到了這個年紀。

      我無奈的笑笑,轉身向自己旅程的目的地出發。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duochuan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最新跟貼(有 994 人參加, 跟帖 4 條)
      1. 張志華

        不能不說,你的小說寫的真好,你好像是那種帶眼鏡的才女吧,只看了上面一小段,我就被主角吸引了,有時間接著看,

      2. 張志華

        又看了個接尾,寫的真好,年輕就是好呀!!!

        • duochuan duochuan

          非常感謝:)

          • wl250

            草你媽比的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阿里彩票 | 随手彩票 | 中彩啦彩票 | 微彩娱乐 | 多彩彩票 | 荣兴彩票 | 乐福彩票 | 盛弘彩票 | 99彩票 | 乐彩网彩票论坛 | 快发彩票 | 好彩彩票 | 91彩客彩票 | 彩29彩票 | 快发彩票 | 乐盈彩票 | 多彩彩票 | 彩酷彩票 | 趣发彩票 | 亿彩彩票 | 智赢彩票 | 58彩票 | 迪士尼彩票 | 万森彩票 | 9万彩票 | M5彩票 | 乐福彩票 | NBA彩票 | 7070彩票 | 奖多多彩票 | 600W彩票 | 兜兜彩票 | 彩店宝彩票 | 九州时时彩 | 彩票256 | 新火彩票 | 凤凰彩票 | 金砖彩票 | 全民彩票 | 利盈彩票 | 乐享彩票 | 588彩票 | 九歌彩票 | 吉祥彩票 | 魔方彩票 | 20727彩票 | 平安彩票 | 乐福彩票 | 268彩票 | 优彩彩票 | 九号彩票 | 快彩网 | 大富翁彩票 | 喜彩彩票 | 博乐彩票 | 92彩票 | 鼎顺彩票 | 宏发彩票 | 名游彩票 | 365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