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xvhb5"></form>

    <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meter id="xvhb5"></meter></listing></address><address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 id="xvhb5"></listing></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vhb5"></address>
    
    

    <em id="xvhb5"><form id="xvhb5"></form></em>

      A-A+

      掉魂

      大家應該都知道,民間有“魂掉了”的說法,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如果受到過度驚嚇,就可能會有類似的情況發生。接下來,我就給大家分享一件我身邊的掉魂經歷。

      在我一年級暑假的時候,因為天太熱,就回到了老家避暑。我們小孩子自然是不怕熱的,再加上一堆孩子在家里,鬧騰得不得了,一般情況下到了下午三四點,大人們就會給我們點錢去買冰棒,把我們打發出去。

      記得有一天,我和在村里的表哥表弟出去玩,說實在的,當時長輩們也是太疏忽了,表哥說是大,但不過是相對而言,他當時也就10歲而已,怎么可能看得住我們,于是事情就發生了。我們像往常一樣去了村口的小賣部,我和哥哥個子高,扒在冰柜旁邊仔細地挑選自己喜歡的口味,表弟自己夠不到冰柜,只能自己蹲在路口上玩螞蟻,等著我們給他買回來。然而,就在我和表哥買好轉身的那一剎那間,一輛銀白色的小型貨車開進了村,由于表弟太小了,而且還是蹲著的,司機沒有看到他,貨車就直直的開向了表弟,我一轉身就看到了那一幕,當時就嚇蒙了,腦子里一片空白,只能“哇!”的尖叫起來,表弟聽到我的尖叫抬起了頭,他一抬頭就看到了朝他撞來的貨車,當時他一下就呆住了,沒有哭,也沒有尖叫,這是我可以確定的,表弟就是直勾勾的看著那輛貨車朝他開來。幸運的是,我的尖叫引起了司機的注意,小賣部的阿姨也叫住了開貨車的司機,再加上車速不快,車立馬停住了,當時車頭都已經快要碰到表弟了,表哥當時就和瘋了一樣,沖向了表弟(他們是親兄弟),緊緊的抱住了他,我也立馬跑了過去查看表弟受傷了沒。

      事情完后,已經是黃昏了,懶懶的陽光灑在我們身上。我和表哥拉著表弟就在回家的路上,周圍寂靜的聳人,為這個小村莊鍍上了一層詭異的氣氛。直到表哥開了嘴,說了一會兒小表弟,才打破了這詭異的氣氛。我當時也是讓嚇著了,也沒注意的到表弟的呆滯,他一路上,沒有說一句話。我們回了家后,便把表弟帶回了他自己的臥室,然后就跑到一邊自己玩去了(想想當時心還是真大),我們商量好(表弟也沒有說話,我們當他默認了),誰都不說,因為表弟是全家的“掌心寶”,我和表哥擔心會受到批評。

      直到吃晚飯時,二舅媽叫表弟吃飯,表弟一直不來,我們一家去了小表弟房間看了才發現表弟自打回了家后就沒動過,一直坐在那里,更讓我害怕的是,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前方,就像貨車朝他撞過來時的那個眼神。我們叫他,他也不應。那神情像極了村里的傻子,我們才發現事不對,我們立馬把下午的事告家人。

      當時,二舅緊緊地把表弟抱在懷里(二舅是表弟的爸爸)家人給表弟喂了些藥,之后去了衛生站檢查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在我們臨走時,給表弟看病的大夫說了句:“要不去問問張婆子?”我看到二舅點了點頭,便去了村西邊,那就是張婆子住的地方。而家人則把我們和表弟帶回了家中。

      沒過一會兒,一個裹著綠頭巾的老婆婆走了進來,她是典型的農村老婆子形象,我當時真沒看出她有什么過人之處。不過她也沒理我,徑直走向了表弟,她摸了摸表弟的頭,用很沙啞的方言說:“魂掉了,準備叫魂吧,快點,晚了,魂走遠了,你們就等著你們的孩子和村里的傻子一樣吧”我當時覺得這個婆子說話格外的難聽,覺得她歧視殘疾人。但我討厭她是討厭,那是另一碼事,準備工作依然在進行。具體準備了什么我是不知道的,因為大人不讓我們參與這件事。他們準備好東西后,就去了村口(表弟掉魂的地方),我和表哥不允許過去看的,但是我們實在擔心表弟,再加上好奇心的驅使,便偷偷跑去看了。

      只見表弟站在一個紅色的十字上,二舅站在他的旁邊,那個老婆子嘰里咕嚕的念叨了一頓,然后手伸向空中好像在抓什么東西,口中大喊道“張XX回來了。”然后把手伸向表弟,接著二舅喊;“上身了”這個行為反復了七次。我頓時感覺周圍一陣寒風吹來,冷的刺骨。我閉了一下眼睛,再睜開時看到表弟暈倒在地,當時我感覺是怔住了,是表哥拉了我一下,我才醒過來,后來我們從小道跑回了家。我只感覺小道冷的不得了,簡直不是夏天的天氣,即使是夜晚,但這也是夏天啊。沒過一會兒,我感覺整個人暈暈沉沉,但幸運的是表哥一直拉著我的手,我們回到家后,沒過一會兒,表弟也回來了。那個婆子看了我一眼說“去,讓你媽媽帶你洗洗澡,在吃點飯。”我感覺很奇怪,但媽媽早就被表弟的事嚇著了,立馬帶我去洗了澡,把晚飯在熱了一下,喂了我,才安心睡下。

      第二天,我發燒了,表弟醒了,二舅給表弟吃了些吃的,看著笑嘻嘻的表弟才安下心來。我的病,也沒有大礙,幾天就好了。

      ?(我上文中的傻子,也是有一段故事的,我們下回再說)

      (本文來源于中國靈異網:lingyi.org)

      覺得文章不錯,打賞一下作者

      支付寶掃一掃 微信錢包掃一掃
      作者:轉載請注明作者及中國靈異網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最新跟貼(有 1,935 人參加, 跟帖 4 條)
      1. 張志華

        想問下,他的魂沒了,和你有什么關系,讓你去洗澡?還有就是你媽也在你舅家嗎?后面聽著有點亂。

        • 稀拉稀爾泥絲猴*瓦拉基里斯維奇糞稀夫

          這正常,兄弟孩子出了這種“事”?當姐的或者做妹的不可能窩在自己家頭“不管也不問”啊,肯定要表示“關心”參與“幫忙”的。但除大人外,小孩肯定是絕對不能參與“其中”,甚至去湊“熱鬧”看“稀奇”的,因為小孩陽氣弱,火眼低。容易招“陰”。這在中國的大江南北,不論那個村?這一點,應該是“共同一致”的。

      2. 張志華

        還過事情說的很祥細,也是真事,不錯,請繼續。

      3. 勇遠到底有多遠

        人沒事就好,宗教可以解釋靈異,對付邪靈妖怪,但我覺得,不如把心理精神學科和宗教結合起來,效果更好。科學和宗教不是敵人,相反,它們是“戰友。”

      發表評論

      1、請勿包含私人信息;2、靈友評論僅代表個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國靈異網同意其觀點。

      网易彩票 微彩彩票 | 顺丰彩票 | 易迅彩票 | 财神彩票 | 财富彩票 | 1305彩票 | k彩 | 500彩票网 | 金砖彩票 | 66cp彩票 | 红鹰彩票 | 众赢彩票 | 明发彩票 | 好运彩彩票 | 赢发彩票 | 大福彩票 | 凤凰彩票 | 1396开奖 | 完美彩票 | 一定牛彩票 | 易迅彩票 | 345彩票 | 环球彩票 | 盈乐彩票 | 好彩投28 | 分分时时彩 | 新火彩票 | 彩八彩票 | 盛世彩票 | 快彩网 | 奥运彩票 | 彩01彩票 | 万利彩票 | 五六彩票 | 916官方彩票 | 趣彩网 | 彩29彩票 | 喵彩彩票 | 106彩票 | 9号彩票 | 苹果彩票 | 盛世彩票 | 快赢彩票 | 大赢家彩票 | 聚财彩票 | 彩客网 | 345彩票 | 聚财彩票 | 天天彩票站 | 彩票99 | 彩票财神 | 彩票财神 | 金马彩票 | 金猫彩票 | 时时中彩票 | 星辉彩票 | 彩票33 | 运盛彩票 | 利盈彩票 | 万达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