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飄零

這個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沒有填寫個人說明。

睡在別人的床上,做了一個連環夢

我是易夢體質,一年365天,有360都是在做夢的,在去年12月底,由于工作需要,我去到了另一個工作項目支援,由此,我在一個同事的床上睡了三天,前兩天也都做了夢,都是一些平時都會做的那種瑣碎的夢,...